泰坦陨落,阿诗玛,农村致富

频道:国内时事 日期: 浏览:139

韩复榘(1890—-1937)

山东风光

从少年离乡从军,到叛冯投蒋;从治鲁八年,再到抗战爆发,保存实力,弃城而逃,被蒋扣杀,一代枭雄韩复榘度过了令人唏嘘的47年“人生传奇”。

韩复榘在山东当了八年省主席,被当地人戏谑为“土皇帝”、“山东王”。

一日,他要下去巡视。各县接到通知后纷纷忙碌行动起来,有地黄土垫道,有的打扫院子,积极准备迎接。然而表面文章好做,难的是老韩喜怒无常,翻脸比翻书都快。

韩复榘一行首先来到高宛,走追击龙卷风进监狱一看,只见这里干干话龙点菁净净一个犯人都木有。韩复榘便将高宛县长大大夸奖了一番:“老弟,你治理有方,这事办的好啊,案子就应该随到随判,该杀的杀,该放的万艳录放,老留着他吃米费面干小牛钱庄嘛?!

那厢博兴县长一看高宛县长此举受到好评褒奖,赶忙也把自己的监狱犯人清空放走,心里想,嘿嘿,这下有备无患,我们也等着受省长大人的夸奖吧!

谁翡翠贝儿知,老韩一走进博兴监狱,看到居然一个凡人也overthumbs没有,顿时火冒三丈,把博兴县长骂了个狗血喷头:“混账东西!难道这么大的一个博兴县,一个犯人都没有吗?莫非你受贿把犯人都卖掉了吗?!”

呵呵,同样的事情,一个受到夸奖,一个却受到怒斥,台下的博兴县长心里甭提别委屈了。

济南老火车站

韩复榘当省主席期间,有时闲着无事,便爱到下面的各厅里转悠,每隔一段时间,还喜欢对新录入的公务人员训话,以彰显自己的能耐和不凡。

某日,他召集新入职公务员训话,正巧碰到了一个新来的司药(管理药品)。老韩一本正经地发问:“你是怎么进来的?”“报告主席,卑职考进来的!”那人忙不迭地回答。老韩又问:“考进来也行,不过你既然管着司药,蜜捕鲜妻冥少请下套不懂洋文可不行,你把英文字母给我背写下来看看。”

这个司药马上认认真真地将26个英文字母默写在小黑板上。老韩装出一副极认真的模样瞅了N遍,突然说:“不对呀,你怎么只写了25个呢?!”那人写的并不错,是因为老韩不认识英文看错了。司选举链药倒也机智,忙又跑了上去,佯做认真数数的样子,忙回头给韩主席罪恶骑士敬礼道:报告主席,都怨我把两个字母写的太近了,看着像一个实际是两个。”韩复榘倒哈哈大笑起来:“老子其实也不认识洋文,你只要会画圈圈就行!

冯玉祥(1882-1948)轮奸

韩复榘刚刚主政山东的第一年,爱效仿清朝的父母官审案,自称“韩青天”,但其真实目的是喜欢别人由此叫他韩青天。

他对司法刑律一窍不通,但非要装内行,所以审案非常随意。譬如,韩复榘一问,只要是盗窃、抢劫案犯的,连名字问都不问,一上来就说:“枪毙!”当事人为此大喊冤枉。他却胸有城府地厉声驳斥:“老子看你的熊样就不像个好人,我韩青天冤枉不了马艳丽老公你!”但如果有的案犯会阿谀奉承、说他好话时,老韩心情一高61000888兴就说:“这人文质彬彬,不像个土匪贼盗,放了他。”简直令人啼笑皆非,视同儿戏。

韩主席到了地方,很喜欢管事,对待省政府的公务员,他用的是部队管理士兵那一套,从穿衣一直管到说话,可谓一个边角也不落下。他规定政府职员夏天一缕穿白的南京李华手机报价,白衣、白帽、白袜子、白手sexygay套;而冬天则是一水儿的黑色:黑衣、黑帽、黑鞋、黑袜。还不准留发,一律要剃成光头(谁要是带头违反规矩,轻则训斥,重则撤职查办)。以至于当时的公务员没事给自己插科打诨,说我们这些公务员,夏天是一群白羊,冬天是一群黑猪,世所罕见,可笑之极。

有一次在朝会上,老韩看见一个青年公务员留着长头发,气就不打一处来,上去就把他的帽子抓下,揪着那人头发骂咧咧道:“你特别,你漂亮,你留洋头,我看你留圣皇衍天诀狗头。”

济南趵突泉

韩复榘进驻城市之后,部队安曹海进顿下轮x来,不到一年,大大小小当官的纷纷娶妻纳妾,风气日盛,有人接二连三,乐此不疲。将官是要带兵打仗的,长此以往这怎么行?老韩决定召集军官会议,不甘寂寞的妈妈重点解决这个棘手问题。

他说,弟兄们,我军南征北战,至今终于有了个安定之所。但是从上到下就有了不好的风气,当了营团长就看不中头一个,要娶第二个了。可是军人志在四方,以保家卫国为天职。娶老婆太多必受拖累,今天从我做起,先做个统计,到此为止,不能再续。

于是一统计japantube,娶两个老婆以上的几乎占到半数,老韩称都记下来了,到此为止,下不为例呀!

一天韩复榘到潍坊视察,临走时,一老妇拦车鸣冤叫屈。他一问,原来是老妇控告其女婿(在县公安局当巡警)不赡养她,老韩立即派人将这个巡警抓来问话,责问他为何不赡养岳母,还没等他申辩,老韩怒道:“拉出去枪毙!”

那知,老韩到达火车站,正在等车之际,巡警的妻子哭哭啼啼赶来向他控诉,非是自己丈夫不善待老人,而是她母亲平素嗜赌如命,且好吃懒做。老韩一听道:“这个老女人,也不是啥好东西,枪毙!”

巡警的女人眼见自己的丈夫和母亲片刻之间都被枪毙,大声哭闹起来,拉着老韩衣服道:我的所有亲人,都被你枪毙了,我现在只好跟你走了!

韩复榘众目睽睽之下,被搞得狼狈不堪,下不来台。只好让县公安局长出面协调,最后劝说再三,并奉上1000块大洋赔偿,才得以脱身。

山东风光

堂堂省主席的韩青天,他的嘴唇就是法律。

韩复榘性喜诉讼。一日有个中年男子对他的判决不服,当面质问道:“韩主席这么判,依的是哪条法律?!”

韩复榘有点口吃,一发急经常犯病。老韩辩驳道:“我我我,我的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是法律。”

你看人命关天,居然胡审乱判。泰坦陨落,阿诗玛,农村致富怪不得,当时的老百姓背地里都揶揄“韩青天”是个“土皇帝”。

参考书籍:《一代枭雄韩复榘》等

济南风光

济南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