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琳,loewe,快播电影

频道:我们的头条 日期: 浏览:132

《文斋堂》专注于原创,宗旨:让文字温暖我们的心灵!所登载的作品为作者原创授权首发,侵权必究。希望喜欢文学的朋友欣赏,分g7052享传播。

王波短篇小说:好人坏人

风,冷冷地吹着,路灯在树叶的阻挡下,显得很朦胧。路上没有行人,冬天的夜晚,已经快十一点了,这个时间段,很多人都已经躲在被窝里,享受温柔的床温了。这个时候还在外面的人,大多数是被生活所迫的人,我,就是其中一位。

我跟在那辆奥迪后面,走进了这个巷子,在转弯处的时候,奥迪的速度慢了下来,而我的脚,刚刚踩在油门之上,没有放开,车速也没减,砰地一声,直接撞在那辆车的后面。

前面的车子停了,一个穿着皮衣的男士走下车来,他走到车尾处,观看车子的损伤情况。

我和阿立也打开车门下来了,我走上前去,掏出一盒香烟,拿出一根递给他,说:老板,真对不起,这里视线不好,我没注意,撞倒你的车子了,真是抱歉。

皮衣男士看了看我手中廉价烟的牌子,摇了摇手表示不抽烟。

我说:老板,还是你的车子好呀,德国的品牌车就是好,你看,你这只撞了一条印。我的这个小日本的车子,就是不行呀,保险杠都撞掉了。

皮衣男冷冷地看着我,说:你说的意思是怪我的车子了?

我陪着笑脸说:怎么会呢?这绝对是我的全责,你的车子的损失我全陪,一定不能让老板你受损失的。

皮衣男说:这还差不多。

我说:老板,你放心,我虽然很穷,但是我的车子买了保险的,是全保,我马上打电话报警,保险公司会全部赔偿你的损失的。

皮衣男说:算了,算了,也没多大事。我自己修就行。

我说:那怎么行呢?我得为我的行为负责任的。

我打开手机准备拨打号码,皮衣男伸手拦住我,说:小事,真的是小事,不用麻烦了。我马上把车开走,我还等着回家呢?,

皮衣男转身准备离开,我拉住他,说:老板,不用慌,等我打电话,一会儿就好的。

皮衣男不耐烦地说:这么晚了,何必打电话麻烦警察呢?我都说了不要你赔了,你还打什么电话!

我说:没办法呀,不报警不行呀,你的车子不要我赔,可是我的车子还得维修呀。我不报警,我的火热热心脏车子怎么办?

皮衣男看着我,然后掏出一包大中华的香烟,递给我一支,我拒绝了,说:我抽不惯这么好的烟。

皮衣男点燃香烟,抽了一口,看着猫哈拉商店我说:算了吧,你这车损失也不大,何必在这儿耽误时间呢?你这车子,维修只需要几百块钱吧,我给两千元钱给你,你自己修车子吧,何必去麻烦保险公司呢。

我没做声,旁边的阿立说:我们这车都是在4s店里修的,两千元钱怎么修得好呢?

皮衣男看了我一眼,又看了阿立一眼,说:福建水池现巨鼋那你们说得多少钱?

阿立说:最少五千!

皮衣男把手里的重生之黄太子记事香烟狠狠地吸了一口,扔在地上,转身在车上拿了一个包,打开,拿出一砸钱,数了数后,递给我们五千元,说:这是五千,给你们。

阿立拿过钱,我大战黑人点头哈腰地说:谢谢老板,谢谢老板,老板你一定会发财腾奥牌工业吸尘器的。

皮衣男转身准备离开,我说:老板,你现在把你的好烟给一支我尝尝吧。

皮衣男把他的大半包烟扔给我,说:都给你吧。然后,他直接开车走了。

我和阿立走到车里,阿立把钱递给我,我数了一千元钱给他,他看了看,接过钱,说:哥 ,这次怎么给我这么多呀。

我说:哥只要赚钱了,是不会小气的。

阿立说:那谢谢哥了。

阿立是一家小型修车铺的老板,他的生意虽然收费低廉,但是生意还是不怎么好。我第一次车子撞坏,他板筋和简单补漆,收了两百元,还非常热情地对待我。所以我让他来配合我,让他起码赚个修车钱,但是实际上我每次都给他五百元钱,以至于他非常殷勤地跟着我来干这行。这个月,我已经得手好几次了,我心里也得意,所以我这次给了他一千元。

我不是一个正经的商人,我的媳妇一直说我是个混混,天天游手好闲、招摇撞骗,最后媳妇跟我离婚了,我也落得清闲,自己做自己的事情。

我的工作其实很简单,撞车就是我的主要工作,不过要选择性地撞。现在酒驾查的比较厉害,罚款也厉害,动辄就是七八万的,而且还会受到拘留等处罚。有很多人,他们在外面喝酒后,不敢开车,怕警察逮住,但是在深夜时间晚一点时,他们还是会开车回家,因为这时警察一般不怎么查了。我选择的对象,就是这样的人,他们一般都会拿出几千元钱来息事宁人,这就让我的每次撞车,都能带来几千元的收益。

但是,这样的生意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这样的生意讲究火候,一定要撞得损伤适当,而且一定要言语恰当,不能把对方激怒了,也不能把对方搞的太难堪。撞车要先选对人,要从他进饭店的时候就开始盯着,确定他会酒后驾车才能实施。选择的对象也一定是有经济条件的,要能花几千元钱而不心疼的。然后,记住:一定不能太贪心,不能太要多了。

所以阿立在知道我的方法后,也不敢独自行动,他只能跟着我,赚点小钱花。他是一个能吃苦耐劳的人,但是就是头脑不算太灵活,在现在的这个社会生存,没有头脑是行不通的。

第二天我起来的比较晚,快到中午了,我到了阿立的店里,他已经快把我的车修好了——其实也不算修好了,只是表面上看起来不太明显而已。不过我无所谓,反正晚上我还是得靠这吃饭的,而车子,也是随时准备与别人相撞的。

店里依旧没什么生意,阿立在摆弄我的56kuku车子,他老婆不在店里,估计是回家做饭去了。但是他聘请的一个洗车女工芸芸还在,在那儿对着镜子正在瞄着眉毛呢.

我走过去,在芸芸的屁股上拍了一把,芸芸腰一挺就坐了起来,给了我一个白眼,身体向桌子里面移了移,嘴里说道:坏蛋。

我坐在她的旁边,说:你个小丫头,你说谁是坏蛋呢?

芸芸说:我说的谁谁心里清楚。

我点燃一根烟,抽了一口,说:你个小丫头片子,我比你大十几岁,你不喊我喊叔叔,却喊我流氓,太不讲究了。

芸芸说:你每次都占我便宜,你不是流氓是什么?

我看了看她化妆的盒子,是那种最便宜的盒子,化妆品也应该是最便宜的化妆品,我对她说:你们女人化妆,不就是想化得漂亮点,然后勾引我们男人占便宜吗?

芸芸说:不跟你说了,你每次耍完流氓,理由还有一套一套的,我说不赢你。

我说:你上次还说要嫁给我的,我怎么是耍流氓了?

芸芸说:你有钱,我嫁给你可以赚钱,我当然无所谓了,不过,你又不想娶我,又总是对我动手动脚的,你这不是耍流氓是什么?

我笑了笑,没跟她继续说。

其实在我眼里,芸芸真的还是一个孩子。她是从山里来的,虽然二十岁了,但是涉世不深,什么人情世故都不懂。她文化有限,也只能做洗车这样简单的工作,赚不了多少钱,而她家里父母身体都不好,还有个弟弟在读书,都需要她寄钱回家去。所以,对于她的贪财,我还是能够长公主直播日常理解的。

而阿立告诉我,说芸芸又兼职一份工作了,可能是晚上陪唱陈培显的工作,芸芸没好意思说,阿立也就没有多问。

晚上我又开着车子出去寻找目标,倒霉得很,从六点钟开始盯上的几个,都是在最后叫了代驾回家的。妈的真倒霉,听说现在网上有个e代驾比较流行,叫代驾很方便,这对于我干这行来说,绝对是个不好的消息呀。

我和阿立开着车子瞎转,我在盯梢的时候,阿立已经在车里躲着睡了一觉。车子一启动,阿立就醒了,他揉着眼睛问我:怎么了,还没有目标吗?

我递给他一根烟,没有回答他,然后开着车沿着路边慢慢地走。

经过路边的那个夜总会的时候,阿立打开了窗户,伸长了脖子向外看着。我不屑地说:阿立,你怎么这么没有出息呀,一路过夜总会你就是这幅看不够的样子。

阿立扭头回来跟我说:不是这样的,我是看到芸芸了,好像有几个人在找她的麻烦。

我停下车,爬到阿立那边看了一眼,果然,我看见两个男的在拉芸芸走,芸芸好像不怎么想走,但是后面一个光头男人伸手给了她一耳光后,她不得不被拉着走了。

我问阿立:你是她老板,你不管吗?

阿立说:她是下班时间,玉医玄九天我不用管她吧。打她的那个人我认识,是这一片的黑老大,我怎么救她呢?

我说:可是你也不忍心让她出事吧。

阿立说:她出事了也是活该,她那么爱财,肯定是收了别人的钱的,收了钱就要跟别人做事,这世界,哪有拿钱不办事的呀。

我无言以对,只能默不作声,看着那三个人带着芸芸上了一辆宝马的车子。这时,阿立拿手指指了指,说:哥,你看,那是昨天的那个人。

我看着昨天的那个皮衣男也上了车,妈的,四个男人带一个小姑娘走,我估计准没有好事。

我摇着牙,对阿立说:不行,我不放心,我得跟着一起去。

阿立说:哥,你让我下去吧,你也看到了,那个人我们认识的,你要是和他们闹翻了,他们会认出我们的,那样,我以后还怎么做生意呀,我就不陪你了,哥,你让我下车吧。

我鄙夷地看着阿立,看着他慌乱地下车,我也看见那辆车子已经启动在跑了,我一咬牙,把车子加速跑了起来。

我开着车窗,夜风从窗口吹进来,刺痛着我冷冰冰的皮肤。前面的车子跑的飞快,我也加速跑着,说实话,宝马的车子性能比我的车子好得多,他估计是正常行驶,而我,却已经是很吃力地在奔跑了。

在一个路口时前面的车子拐了过去,我知道这条路是通往郊区的,他们如果到了郊区拘束衣以后,我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心里不由得更加着急,趁前面的车子拐弯的刹那,我的油门没减,直接将车子撞了上去。砰地一声,前面的车子受到影响变向了,也直接熄火停了。

前面车上的人下来了,我也下车了,我堆着笑脸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的车子有点状况,没处理好。

光头johnnyrapid男从后面下来,他嘴里骂骂咧咧地说:妈的,你居然敢撞我的车,是不是不想活了。

我点头哈腰地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

然后我故意向车子里看了一眼,说:芸芸,怎么你也在呀?

芸芸从车子里面挤下来,站在我的身边,拉着我,却不敢做声。她的手有点颤抖,我明白她是内心害怕,所以我故作镇静地说:各位,这是我的表妹,你们要带我表妹去哪里呀?

光头有点疑惑地说:你表妹,真的是你表妹吗?她拿了我五千元钱,说要陪我们玩玩,她现在又反悔了,你说有这样的事吗?

我陪着笑说:这是她的不对,芸芸,把钱退给这手工坊时尚清凉编织个老板吧。

芸芸拿钱的时候我也掏出钱包来,我拿出大约五千左右的钱,说:大哥,我知道规矩的,她要是反悔,得双倍退还,这个,算我替她还的。

光头接过钱,然后看了看车子,我急忙说:车子我赔,我有保险的,我让保险赔。一切损失都算我的。

光头的神情有些松动了,我心里稍稍有些放松,这时,一个声音却在后面说道:你他妈的太会演戏了。

我转过身,看见皮衣男正指着我说:你他妈的问琴完整版昨晚上演戏骗了我五千元,今天你又想怎么办?

我点头哈腰地说:老板,误会,误会呀。

就在这时,我的头上川岛雪肤被一根铁棒似的物体击中,我的眼睛里马上就有了金花,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股热乎的液体流到了我的脖子里,我伸手一摸,全是血!

我摇摇晃晃地向地上倒去,听见光头骂骂咧咧地说道:妈的,敢哄我的老板,找死呀!

我倒在地上,芸芸哭着过来,把我抱在怀里。光头和皮衣男则若无其事地驾车,扬长而去。

芸芸哭着抱着我,叫着我的名字,我对芸芸说:芸芸,以后不明不白的钱可不能再想赚了。

芸芸哭着对我说: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我勉强地笑了笑,说:那就好!芸芸,你一直说我是坏人,你觉得我真的坏吗?

芸芸大哭道:不,你不是坏人,你是全天下最好的好人,你是好人!

我看着芸芸,我的视线越来越模糊,都有点看不清了,我说:芸芸,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救你吗?

芸芸说:大哥你说,我听着呢!

我说话都已经有点困难了,天气越来越冷,我的脖子里面凉飕飕的,地上也是凉飕飕的。我挣扎着,一字一句地说:我的媳妇嫌弃我不走正道,她艾琳,loewe,快播电影不要我了,跟我离婚了。她的名字,跟你一样,也叫芸芸,我每次看到你的时候,就会想起她。她要是有事,我不要命也要保护她的……

我的手无力地摆了下黑暗之王和五灵王合体来,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大人荟说更多的话了,我的眼睛有点困了,想闭上,但是我依旧用坚韧的力量把眼睛睁着。远方,我听见有警车的声音由远而近,我知道,阿立兄弟虽然胆小,但是,他还菱铁矿选矿设备是会为我拨那个关键的报警电话的……

作者近照

作者简介:王波,随州市作家协会会员,随县作家协会秘书长,爱好诗歌、小说,用真诚的文字,交真诚的朋友;用豁达的心境,看美妙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