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丑,老年痴呆症,奇奇影视

频道:趣闻中心 日期: 浏览:284

虽然表面上,很多人都会嫌弃这个世界,但其实心底里,还是对世界有着深深的爱意,因为人间,有太多 “值得” ——我们爱的人,爱我们的人,北极圈的极光,阿拉斯加的鳕鱼,让人怦然心动的相机... ...

对于此刻正在看这篇文章的你,我想,有一种“值得”,叫作“徕卡”。


胶片时代结束后,关于“徕卡已死” 的论调被说了许多年,然而到现在,这个老品牌反而焕发出年轻的生机,像 Leica M10、M10-P、Leica Q 、徕卡无反系列等等,都是成功的数码机型。

Leica M10-P


并且无需担心,如今徕卡的每一款数码相机都卖的很好,依旧给高端摄影人群提供着优江湖风云录天宝决质的影像服务。

如果你不想背负沉重的摄影器材,只想带一部相机去行摄世间,毫无疑问徕卡是你的最佳选择!

咱《跟我自驾游》的穆杉同学之前登顶四姑娘山,便随身只携带了一台徕卡相机


Leica,徕卡,你说他是“情怀”也好,说他是“老古董”也好,但却不得不承认,在现今的相机品牌中,他的的确确是一股清流,甚至几乎可以说是个神话——半个世纪不变的脸,极简的功能,绝不妥协的制作,它的位置谁都想颠覆,但迄今为止谁也没有得逞的机会。


//无法磨灭瞬间,徕卡的经典影像//

庆祝徕卡诞生100周年,巴西广告公司 F/Nazca Saatchi & Saatchi 为其制作了一段两分钟的宣传片,还原了许多张20世纪最经典的罗特克斯有限公司纪实照片。(由于这些经典照片存在某些原因,所以视频不能上传,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搜索)

罗伯特杜瓦诺亨利卡蒂埃-布列松威廉克莱因罗伯特卡帕安妮莱博维茨利奥尼费宁格约瑟夫寇德卡艾略特厄维特乔罗森塔尔……这些大师作品的相继出阵,带来的不仅是这些瞬间,更重要的是记录了时代。

左侧为广告影片还原,右侧为原始照片


The Photojournalist, 1951, Andreas Feininger

摄影师 Andreas Feininger 拍摄于1951年,彼时他的朋友 Dinnes Stock 在美国《生活》杂志举办的首届“年轻摄影师”比赛上获奖,Andreas 为他拍下了这张著名的照片。


Buzz Aldrin Walking on the Moon, 1969, Neil Armstrong, NASA

NASA 拍摄于1969年7月21日,奥尔德林是一名美国飞行员和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宇航员,在执行第一次载人登月任务阿波罗11号时踏上月球。


The Falling Soldier, 1936, Robert Capa

美国匈牙利裔摄影师 Robert Capa 拍摄于1936年9月5日。这张照片几乎已成为举世公认的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战争照片之一,但同时也产生了很大的争议。近些年来,很多研究都声称这是 Capa 布置场景拍摄的作品。

1954年5月25日,卡帕在越南采访第一次印支战争时,为了拍照误入雷区,踩中地雷而被炸身亡。当日,美国各大晚报都登出卡帕的死讯。第二天《每日新闻》用大标题报道“关于卡帕之死”,纽约各地电视台、电台和时报也以极大篇幅刊登报道,一致赞扬他是一个最为勇敢的战地摄影家。


Raising the Flag on Iwo Jima, 1945, Joe 小丑,老年痴呆症,奇奇影视Rosenthal

美国随军摄影师 Joe Rosenthal 拍摄于1945年2月23日,六名美军在硫磺岛折钵山竖立美国国加勒比女旗,真实反映了二战期间美国军人浴血奋战的英雄形象。这张照片随即被媒体广为宣传,鬼谈会极大地鼓舞了军队以袁东操影视论坛及美国本土民众的士气,成为了战时最为知名的宣传图片,作者也凭借这一经典瞬间,荣获1946年的普利策新闻奖


V-J Day in Times Square, 1945, Alfred Eisenstaedt

V-J DayVi少女映画下载ctory over Japan Day这个吻也成为了二战结束最经典好陈列胜过好导购的记忆。

“我看到一个年轻水兵兴奋地沿街奔跑,拥吻他见到的每个女孩,无论高矮胖幼,这些都无没有分别。我拿着我的莱卡相机奔到了他的前面并越过我的肩膀往回望。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被抓住了,于是我转过身,拍下了他亲吻护士的那个瞬间。”

照片里的男女主角只露了半脸,美国研究机构和各大法医实验室截止到2011年还未确定他们的真实身份。所以不存在国内流行(1997年国内某份摄影杂志)的摆拍一说。


Rue Mouffetard, Paris, 1954, Henri Cartier-Bresson

Henri Cartier-Bresson 拍摄于1954年,这张照片的题材并不重大,但却是布列松的标志性名作。一个男孩两只手里各抱一个大酒瓶,十分自豪地走回家去,好像完成了一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照片中人物情绪十分自然真实,显示出布列松熟练的抓拍工夫。抓拍是布列松一生所坚持的基本手段,他从来不去干涉他的拍摄对象。


Children Doing Handstands, Somalia, 1980, Chris Steele-Perkins

摄影师 Chrls Sreele Perkins 拍摄于1980年,在贫穷的国度,孩子们用他们自己的方式展示着动人的生命活力。

1980年,索马里军队入侵埃塞俄比亚的军事行动失败后,国内局势动荡不安,军阀混战,人民苦不堪言,由于战火和天灾,加上社会经济已经崩溃,导致索马里出现大饥荒。

帕金ppyp6斯的镜头聚焦在了这近100万饱受饥饿煎熬、在生死线上残喘的普通人。尽管他曾经在黎巴嫩、非洲和拉丁美洲看到过战争和饥荒,但是索马里所发生的一切无疑是最为令他发指的。

帕金斯说:“拍摄时,我必须严格控制个人情绪,虽然我时常因眼前景象而泪流满面。但摄影师必须对所处的环境保持敏感,并且与之同步。


The Troubles (We Want Peace), 1969, Hanns-Jrg Anders

摄影师 Hanns-Jrg Anders 拍摄于1969年,从19青楼悲秋60年代后期开始,到1990年代后期由1998年4月10日签订北爱和平协议中止,在北爱尔兰发生的包括共和派与保皇派准军事组织、皇家阿尔斯特警队,英国陆军与其他人员的公众暴力活动,是爱尔兰的周期性暴力冲突。

图片中一位刚从冲突曰黜吧中撤离的北爱尔兰青年天主教徒头戴防毒面具,站在涂有 We want peace 字样的高墙前,拍摄者:Hanns-Jrg Anders 凭借这张照片荣膺了1969年荷赛奖



Gun 1, 1955, William Klein

美国摄影师 William Klein 拍摄于1955年。画面中手持枪械、面目凶狠的人,虽然看上去是那么的年轻,但给我们的感受却充满着暴力和仇恨。这张照片反映出了美国年轻一代心目中的暴力倾向。这张照片收录在其1956年出版的影集《纽约》中。

克莱因回忆起这张照片时说道:“他只有11岁,却已经学会了一切狰狞。


Flower Child, 1967, Marc Riboud

法国摄影大师 Marc Riboud 拍下了这场反战游行中最著名的照片。年轻女孩 Jan Rose Kasmir 手持鲜花,神情肃穆地站在手持武器阻挡示威民众的士兵前,吕布回忆起拍摄这张照片时的情景时说道“她凝视着全副武装的士兵,试图于他们对话。我有一种感觉,士兵们对于她的畏惧,胜过她面对士兵手中的刺刀。


John Lennon and Yoko Ono, 1980, Annie Leibovitz

《滚石》时尚女摄影师 Ann新婚学校ie Leibov家里有个王小洛itz 在1980年12月7日为约翰列侬夫妇拍摄的。相片中,赤裸的列侬像婴儿一样拥抱着妻子,小野洋子神情淡漠,黑发披散。 5小时以后,列侬就在纽约达科塔大厦被枪杀。这张照片成为经典,被尊为20世纪最令人难忘的图像资料之一。

列侬本人评价其“精准地捕捉了我们的关系”。


//“Leica 为他挡下了一枚子弹”//

据传闻,在沉船船舱中待了三个月的 Leica 相机依旧能正常使用;跌落80公尺悬崖的 Leica 镜头除了表面的磨损外,其余功能一切正常。

而西班牙内战中一名战地记者,于前线采访时意外被流弹击中,幸得他胸前的 Leica 相机为他挡下子弹,让他仅受到轻微的皮肉伤。


//“掉落悬崖却依然坚挺的镜头”//

法国摄影师 Eric Valli 带着一支 Leica Summilux-R1.4/80镜头在尼泊尔的高山地区拍摄。当时摄影师为了拍摄一组野蜂聚居地的画面,用绳索攀上一座直立80多米的悬崖。当靠近峰顶时;他将自己悬在空中更换镜头,这只670克重的大光圈镜头不慎脱手,落入深谷。

当他听到镜头与岩石碰撞出的刺耳声响时,已全然放弃了希望,但等回到崖下,找到镜头时,他发现除了外面的金属环有损伤外,里面的玻璃丝毫未损;并仍可以调控拍摄。



//“我花了一辈子的时间去找一台徕卡”//

我花了一辈子时间,目的是寻找一台漂亮的I(A)。自 Leica I(A)诞生,八十年过去了,新的已经不可能了,漂亮的原机是收藏家寻求的焦点。找到这样一台相机已经不容易,而配件更难。因为配件体积小,容易丢失,今天已经非常稀有。

——美国徕卡历史协会一位老会员


//“我最喜欢收集二战时期的徕卡”//

中国有句话,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积累了这麽多年,收藏乃长年积累之果。徕卡在整个战争年代生产的相机总数是不多的,相机在战争年代主要供于军用,损耗很大,无论是早期的红布帘,中后期的IIIcK,还是一般的徕卡相机,将来都会越来越珍贵。

—— 一位国外收藏家



//“可能你的镜头也经过他的手”//

徕卡总部工厂徕卡总部工厂里,三分之一的员工都在这里干了二十五年。坐在车间一角的海伯特马丁先生在徕卡磨了四十年镜片,经过他手的镜头不知成千上万,今天还依旧腰板挺直地坐在那,戴着老花镜,珍宝斑马鱼一丝不苟地用特制的泥液洗磨镜片:

「因为这工作,全靠手指上感觉,没有满意的机器可以代替。」


//“当年为买徕卡,直接去了徕卡工厂当学徒”//

超过五十年徕卡工龄的卡贝罗先生,十六岁时到徕卡工厂当学徒,目的就为了想有一台徕卡,还要父亲出面签下了借约,买相机的钱用以后工资的一部分偿还,如今他是厂里技术权威,没他的点头认可,整装完毕我的风流记事的徕卡镜头就不能出厂。


//“他总要半夜听听徕卡快门声才能安然入睡”//

据说在英国,一些绅士并不拍照,身上也常挂一台徕卡,作为有身份的象征。日本是相机生产大国,却拥有世界上最多的徕卡迷。

一位多年收藏徕卡相机的老先生,半夜总从床上爬起,拿出徕卡相机,轻轻按动快门,在黑暗中听到那金属机件发出的依稀可辨的咔嚓声后安然入睡…


//“对徕卡的初印象来自于父亲”//

童年时代,我记得父亲用他的徕卡相机拍照了成堆的技术底片和照片。他的相机只有一个50mm标准镜头。为了照下“广角”景象,他需要照几张照片,连接起来,以观看全景。

——徕卡收藏家 叶又新


图sw261文无关,为Leica 刘也行渣男M 50f/1.4


//“徕卡让一位老人,乐成了少年”//

威大唐玉环记尼斯街头,一个老头儿追上我,问:这是徕卡 M10 吗?我说是,他说我也预订了一台,现在在路上呢!我说你作了个正确的选择,这是一台很好用的相机。他开心地折回去追赶老伴儿了。

相机的作用可不止拍照,你看,它能让一个胡须花白的老头儿高兴得像个孩子,并且满心期待。

——摄影记者



//“徕卡让人更容易受到关注”//

在曼哈顿背着无可乐贴的徕卡扫街时,竟然有好几拨路人在说"徕卡”二字,他们有的像是在私语,有的干脆指着我的相机像用惊呼的语调来说,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但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可见卡粉还不少呢!

——旅行摄影师


很多时候,我们买徕卡,不是在问自己“值不值得”,而是TA一直让我们心心念念,挥之不去。


//徕卡相机并不适合所有人//

但是话说,现在华为手机的“徕卡镜头”拍照已经很好了,所以用户们买一台价格近乎一部车的相机听起来似乎是在浪费钱...

而如果,你要买的还是一台黄铜机身、定焦镜头的甚至是“全手动” Leica 相机,并且价格动辄五六万, 高点的镜头配置可能就到了十万以上,这听起来是不是有点不可思议。


或许不玩摄影的人很难懂,或许也不是所有玩摄影的人都懂。“徕卡摄影师” 们自己都说,这相机并不适合所有人。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你对摄影的喜爱和发烧程度——或许还得算上你的钱包——是否足以让你有能力用能买下一辆普通轿车的钱来买一台相机。

摄影师、同时也是著名风投投资人 克里斯托弗米歇尔说:“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徕卡相机绝对不合适。但是如果你真的在潜心研究摄影技巧,那么用徕卡就能拍出漂亮的照片。”

Leica MM+50 f/1,by Nick Bilton

徕卡有很多机型,单反有中画幅的 S 系列,无反有 SL 系列、TL系列和 CL,数码相机有全画幅的 Q,画幅稍小的 X 系列,可以变焦的 D-Lux7、C-Lux 等,还有很潮的拍立得 Leica Sofort。

Leica S Typ007

Leica SL Typ601

Leica 遇见幸福300天D-Lux7

然而,说到最经典的,还是莫尤物对决过于老大哥 M 系列,1954年,第一台 M 机 Leica M3 一炮而红,M 系的灵魂延续到今天的 M10,每代都是永恒的经典。

Leica M3

Leica M10

与现在被大众普遍接受的单反相机不同,旁轴 M 相机能提供一个常亮的取景窗,还有独特的拍摄方式。

因为没有反光板,它的快门可以非常安静,机振较轻——这也是很多热衷街拍的人喜欢用徕卡的原因:小巧的体积,低调的外表(在不认识徕卡品牌的人眼中,M 的外形确实够低调),以及安静的快门


不过,对一般人来说,用旁轴抓拍,对焦绝对不会像用 iPhone 一样容易。相机的对焦是全手动的,需要取景框中央黄斑的实景和虚影重合才是合焦。

第一次接触徕卡的人,都会觉得很新鲜,熟悉之后,上手就很快了。

现在最新的 Leica M10,相比之前的数码 M 改进的地方还比较多,包括更高的高感更准的白平衡

以往(尤其是 M9 之前)的 M 机型在暗光下的效果总是不尽如人意,高 ISO 很容易出现噪点,而 M10 就很好地改善了这个问题,最高 50000 的ISO,让夜间拍摄成为家常便饭。

Leica M10+Summilux 75mm镜头,ISO3200,1/9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