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说话的安吉拉,角斗士,防沉迷

频道:趣闻中心 日期: 浏览:319

几经波折,张猛的新片《阳台上》终于上映。前期的高调宣传并未给电影增色,《阳台上》的口碑和票房都有些尴尬。曾因56kuku《钢的琴》和《耳朵大有福》而备受文艺青年追捧的张猛,是否已经失去对小人物真实内心的表达?

看完《阳台上》,鹰王和鼹鼠你会发现张猛没变,他依然执着于在镜头语言上探险,为小人物立传。只是这一次,电影切入的视角和所需的观影经验都太过私人化,大量留白只能靠观众自己脑补。类似“新浪潮”的拍摄手法,以琐碎的生活情节代替戏剧性情节,手持摄影和长镜头离间了叙事效果,导致不少观众认为周冬雨的爱情戏份和意恋预期不符,故事缺乏逻辑又语义不详。

其实,作为一部风格自洽的作者电影,模糊和多义正是《阳台上》的使命。张猛并不打算通过电影得出结论,他只想揭示边缘群体和时代的关系,呈现一个底层废柴青年在特定时期的生存状态。

长在废墟上的偷窥、跟踪和复仇

电影开场,张猛勾勒出张英雄一家的生存状态:父亲失业在家,脾气暴躁,靠养老金活着,爱好是吃老酒和泡澡堂。母亲到处做钟点工,勉强维持着家庭开支。22岁的张英雄在家里麻木啃老,无所事事,内向,软弱,仅靠打游戏与社会发生联结。然而拆迁来了,张英雄一家在资本大潮中被会说话的安吉拉,角斗士,防沉迷吞噬,他被迫提前结束属于他的纯真年代。

没有曲折离奇的戏会说话的安吉拉,角斗士,防沉迷码,《阳台上》把镜头对准了“三和大神”一般的底层废柴青年,这种彻头彻尾的丧与时代情绪之间隔着一道很深的鸿沟:普通青年的“丧”是一种平衡理想和现实的调侃,是再接再厉后的休养生息,张英雄的“丧”是走不出的贫苦大坑。他举刀无力,只能躺在坑里。

叽里呱啦的上海话、嘈杂的街景、逼仄的空间,《阳台上》让人联想到张猛的前作《钢的琴》——一个发生在东北老城区废弃工业基地的故事。《阳台上》的故事也出现在一堆废墟之上。时代更迭,拆迁带走了张英雄的父亲,带走了他赖以生存的家园。张英雄变成了一个没有房子的上海土著,和母亲过客般寄宿在舅舅家里,拆迁后的废墟才是他的心之牵挂。

多少次重回废墟,沉默不语的张英雄如同“幽灵”,打量着眼前变幻的人生,他意识到自己的无能为力。电影里,张猛在小说的基础上添加了张英雄的秘菱铁矿选矿设备密基地——“已废弃的邮轮”,和拆迁废墟构成了“遗弃”意象。这一段画面可谓《阳台上》的高潮段落:张猛带着“粉毛”沈重来到一艘名叫“east king”的废弃邮轮,两人探索着进入了邮轮,聊起了《上海滩》和许文强,一同唱起《浪子心声》,荒诞理想和确凿现实的对比令人唏嘘。

此时的偷窥、跟踪和复仇,对张英雄来说更像一种情绪出口,同时也是无聊生活的解药。《毕业生》里年轻的达斯汀霍夫曼曾迷茫到不知所措,张英雄所柯德来承受的迷茫则更为沉重,在社会变迁和家庭变故的双重夹击之下,他的人生只剩废墟。除了对付拆迁小头头陆志强,张英雄还能迁怒谁呢?他感到自己的生命被复仇计划点亮了,终于能干一件“大事”了。

张猛用胶片摄影和手持镜头拍出了偷窥和跟踪的忐忑和刺激,摇摇晃晃的移动镜头模拟了他的模糊视线和紧张情绪,固定镜头又透露出少年心绪。透过玫红色的窗户观察少女,张英雄的荷尔蒙在全身乱蹿,自我意识在逐渐生根发芽。周冬雨饰演的珊珊或许不是性感代言人,但她身上的青春气息和纯真无邪,唤醒了张英雄内心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也让他渴望变强大和“被上文众申看见”。

一场成人礼过后,他走进大时代

不难看出,《阳台上》会说话的安吉拉,角斗士,防沉迷带有欧洲熊冠亮“新浪潮”的拍摄痕迹,电影的场景充满了双斑蟋蟀市井气息,主观镜头和抒情段落构成了故事主体。张猛在《阳台上》里藏有很多细小线索,有亲情方面的压力,有底层土著的困扰,有青春荷尔蒙的无处安放,有对上海滩的怀旧,有对未来的焦躁,有自我认知重生蒙古创建西北军的迷茫,这些构成了张英雄复杂的生存状态。

可以理解,观众的不满在于复三明十八寨仇这条主线的支离破碎,“粉毛”沈重有喧宾夺主的嫌疑。隐晦的表达会说话的安吉拉,角斗士,防沉迷让电影显得吞吞吐吐、欲言又止,观众难以产生代入感。其实,结识沈重和偷窥跟踪是两条并行不悖的线索,张英雄在外部世界和内心世界的碰撞行圆智慧云中完成了自我认知。正是偷窥跟踪的过程赵布和,让张英雄认识到成年人世界并非只有二元对立的善与恶,仇人陆志强和女儿珊珊同样也是弱者。而沈重是张英雄进入社会后密切接触的第一个成年人,亦父亦友。这个靠吹嘘和幻想度日的东北小伙是张英雄和世界连接的纽带,像镜子一般映照出他的形象。

沈重早已被世俗世界所同化,嘴上说着“谁也会说话的安吉拉,角斗士,防沉迷不是天生就想做坏人”,却心安理得地将魔爪伸向无辜穷人;张英雄虽然又废又怂,但他内心依然保留着朴素的正义感,复仇只是虚张声势的宣泄,一场成人礼罢了。

《阳台上》的最后一场戏,让人想到《会说话的安吉拉,角斗士,防沉迷四百击》那堪称完美的最后一个长镜头。安托万把足球丢入球场之后转身跑出去,钻过围栏跑向远方,在这一段长达1分20秒的会说话的安吉拉,角斗士,防沉迷奔跑跟拍中,没有音乐,纯自然的环境让我们对来之不易的短暂自由更加感同身受。最后音乐响起,安托万转身向摄影机直面走来,镜幽灵一号探测器头急推,全片定格在安托万的脸部特写上,他迷惘而脆弱的眼神成为了如“蒙娜丽莎的微笑”一样让影迷津炽冻龙津乐道的表情。

不知是否是有意模仿,《阳台上》也同样把最具仪式感的长镜头用在结尾处。张英雄最终放弃宫兰芳复仇,因为善良、软弱亦或无奈?张猛用最后的长镜头告诉观众,张英雄完成了这场通关游戏,陆志强、陆珊珊还有复仇,对张英雄来说已经没有乐趣可言。当从弱智少女珊珊背后抱她时,张英雄似乎意识到自己正在恃强凌弱,完全任他摆布的少女无法赐予他成为“英雄”的成就感。无奈之下,恨意消失殆尽,报复注定无法完成。

这一刻,张英雄面朝镜头走去,夕乐购扔掉了手中的小刀,点上一根香烟。天空突然下起雨来,他笑着继续向前,双性受走入大时代的洪流中。这场“突围”过后,张英雄能从废墟中走出来吗?张英雄不知道,张猛也回答不了。

文 | 郭千华

20分钟的“神还原”也拯救不了它的平庸

作为女朋友,阿丽塔是完美的;作为卡梅隆,《阿丽塔》是失衡的

刘慈欣:“黄金年代”的守望者

对话锡兰:创作是我摆脱忧郁的方式

锡兰园禾诗的《野梨树》有没有受到帕慕克《红发女人》的影响?这是一犬奴个谜